• 【媒体聚焦】大大大大大大气磅礴!国潮长卷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长这样!
  • 作者: 编辑: 聂铭静发布日期:2020-06-09浏览次数:

▲吴尧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局部)

舒缈缈祥云,叹大江东去,笔墨山水有了新的故事。

鱼传影,鹤留声,百舸争流,楼山相照,千年时光里的人物,凝望着烟波深处。现实与漫想,过去和未来,都在这幅国潮长卷中娓娓道出。

这是知名故宫文创设计师吴尧(我校艺传学院校友)绘制的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

▲江汉揽胜·大境至远——世界商旅目的地高峰论坛现场

今天,它登上知音号,在远洋东方境世界观举办的“江汉揽胜·大境至远——世界商旅目的地高峰论坛”上首次亮相。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在论坛上首发

江水是江城的灵魂。在影像中看不尽的两江水岸,在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中更显丰富次第,让人反复琢磨。

线条细腻,人物繁多,格局阔荡,大气磅礴。

▲吴尧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全图,左右滑动查看更多)

每个武汉人心中都有一条长江、一脉汉水,要画出来并不容易。

作为一个武汉95后,江汉之水也奔流在吴尧心间。他小时候看明人所作《江汉揽胜图》,浩然壮阔,已非常喜欢。这次恰逢远洋东方境世界观助力武汉复苏复兴,邀请他创作新篇,于是他与《江汉揽胜图》缘分继续。

珠玉在前,他又感惊喜又有压力,觉得要创作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,唯有以工笔技法痛下苦功,才不负“揽胜”之名。

所以,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一笔一画,原样重现沿江风景。

从汉阳望向汉口、武昌,入画建筑有几百栋之多,每一栋多少层多少窗,一一勾勒,几乎不重样。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局部组合)

归元寺、琴台大剧院和音乐厅、武商广场“双塔”、新佳丽广场、武汉长江大桥、黄鹤楼,惟妙惟肖。

晴川桥的拉索,武汉长江大桥的钢梁,还有沙船上的沙堆,货船上的绳缆,精细入微。四层的游轮驶过,仿佛能听到乐声。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局部)

仙鹤的翎羽,江豚的微笑,武昌鱼的鳞片,人物衣袍褶皱,更不在话下。

构图精益求精,线条绵密工整,让强迫症极大舒适,却把吴尧累得直嚷:“画到手发麻!”

虽说是遵循精勾细描的笔触,但毕竟面对大江大城,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依然可见磅礴胸臆。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局部)

以汉阳归元寺为圆心,两条大江交会朝宗,一路卷涌,向云腾雾隐的远方而去,很有些写意的豪迈。

江水拉开的壮阔场景,足以让每个武汉人惊叹:这才是我大武汉

画城不可能不画人,尤其是那些载入史册和传奇的名字。

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描绘出武汉跨越千年的群像。吴尧突破了身形与楼宇的比例,在横平竖直的现代高楼之间,线条多变的人物带来了蓬勃活力。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局部)

伯牙抚琴,子期点赞,高山流水传唱至今;剑仙要走,诗仙力挽,靠的是手中好酒;仙家逍遥,官家惆怅,文武双杰张之洞和岳飞,目光双双投向大江水岸,山河可曾入梦?

既有历史名人,也有寻常面孔。汉正街上的扁担,捉迷藏吹泡泡的孩子,旧时光里的西装旗袍,Z世代的滑板少年,大武汉纷纭世象,浓缩在一笔一画间。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,位于画卷核心位置的是建设中的远洋东方境世界观(局部)

画中看得清面孔的人物共15个,但让吴尧小得意的,还是作品里的“彩蛋”——把画放大,许多不画五官的小人儿,照样形神兼备。

来来往往的人群,游走在从归元寺向西大街延展的一路繁华中,青黛檐角,琉璃宫殿,美不胜收。那里是武汉现在的城市核心、未来的“世界商旅目的地”——240万方的远洋东方境世界观

就像画中预示,未来这里将打造远洋归元商业综合体,构筑一公里世界级景观中轴,焕新千年古城文脉,助力武汉复兴。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局部)

旗袍热裤小短裙,嘻哈潮牌贝雷帽,熙熙攘攘的商街上,潮流与经典折叠了时空。当画中繁华变成现实,武汉千年城市之根,又会是怎样的炫酷时尚!

到画中数人头,也成为新作的“支线剧情”。109个互不雷同的小人儿,你都能找到吗?貌似画家都喜欢把自己画进作品,那么,川流不息的人群中,谁又是吴尧呢?

吴尧的确把自己“画”进了画中,至少,他全然投射了对故土的热爱和想象。

“构思这幅画之初,我就不希望它以一点为中心,而是多点发散。这样画中每个角落,都会有些细节充满趣味、带来惊喜。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不是简单的炫技,否则美则美矣,达不到去讲述一座城市的高度。”

曾经站在《江汉揽胜图》前的那个孩子,和现在面对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画布的设计师身影交叠,积淀的时光让吴尧有了更多的感触。

汉正街的扁担、玩耍的孩子,是吴尧的儿时记忆;李白、岳飞、张之洞,是他的历史思考。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局部)

就像他画张之洞。对武汉有再造之功的张大人,举目眺望的时候,仿佛站在一个时代的入口,身后是晚清风雨,眼前是全新都市,“在时间中旅行的他,一定想不到武汉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。”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局部)

而吴尧把伯牙子期、西装旗袍和滑板少年放在同一条线上,浓缩了从知音故事到旧时风情,再到现代生活的历程,时空变换的沧桑感跃然纸上。

吴尧可以感受到,笔下的城市澎湃着生命力,武昌有着大气沉稳的面孔,汉口有着绵密紧致的肌理,汉阳则勃发强劲有力的心跳。

长江文明的心跳,在这座城市的躯体和灵魂中回响。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局部)

创作的时候,吴尧想象过,当年画《江汉揽胜图》的画家,也许此刻正游走在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里,在远洋东方境世界观的人潮人海,感慨万千。

五百年前,人们对东方和世界的认知,与五百年后完全不同。

也许,正因为这种变化,今天的城市也在用不同的方式去感知、拥抱和影响世界。经典的《江汉揽胜图》寄寓了画家的惊叹和震撼,而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则寄托了作者的祝愿和期待。

以东方境界,见世界大观,这是城市的机遇,亦是世界的。

▲《新·江汉揽胜图》(局部组合)

【媒体链接】

1.城市调查局官微、今日头条同步推送: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QRrjfU7c9Ypm6rLPYUhMgQ
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常青花园学府南路68号 邮编:430023 联系电话:027-83922889 027-83955679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