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20.10.19 诗意栖居
  • 作者:党体竞、王玲慧 编辑: 广播台发布日期:2020-10-19浏览次数:

与墨共舞,书千年华文

辗转千年文化,细数风韵长河,过往种种化为云烟,那残存的记忆尽数缠绵于笔墨之中,留下岁月的痕迹。

你可曾听闻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,可曾了解各类文书,可曾想过传承千年的书卷背后的故事?当我们翻阅起经过多次修订的史书,又是崭新的一页,不带一片污渍,只是在封面上烙下了一个名字,叫做司马迁。

清晨,朝露从叶间滑过,万物静谧无声,大地孕育着一片绿色,也孕育着新生命的到来。这是他新生的日子,一睁眼便是史官世家。他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中,很暖很暖。

他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好奇,也充满着渴望。他如一张白纸,纯净,澄澈而透明。而这个性格却似乎从未改变过。

夕阳下,余晖散落竹亭,他的父亲独自一人,望着偌大的苍穹,感慨万分。细想先辈如何风光,偌大家业岂能从此断送?转身看向湖面,那日渐苍老的面容,那几丝白发,如何能带领家族复兴?

也正是他父亲,这位夕阳叹息的史者,造就了一位传承千古的史学家。

他从小就活在父亲严厉的目光之下,那是要求,也是盼望,终日与书为伴。兴许是耳濡目染,他未曾反感厚重的书籍,倒很是享受。从清晨至日暮,执一卷书,赏万千风华,悟人间真谛,回味无穷。

他有着对文学的独特情感,同时也拥有着非凡的天赋,十岁便已能阅读诵习《尚书》、《左传》等经典著作。当然,他也渴望着有一天能够创造出这样惊世骇俗的著作,自此,心中便埋下了这个念想。生根,发芽……

父亲掌管文书著作,自然少不了进藏书阁的机会。也是如此,他阅览了各类藏书,更是丰富了自己的书海。

春去秋来,花开花落。一阵清风拂过,轻抚他的面庞,多年光景悄然离去,如今已是青年模样。听闻父亲将陪同帝王赴泰山封禅,前来送别。离别时,仅是凝望,未曾吐露只言片语,只是看着人群远去,看着人群中的父亲,渐渐消失在目光所及之处。

一日阴雨连绵,他正于书房品书,却传来远方捷报,“太史令途中身染重病,医无可治,于洛阳驻足,怕是撑不住了。”

他放下手中的书,一时间竟不知所措,神色也变得苍白,思量片刻,起身去洛阳。一路上,不曾停歇,脑海里只是想快点去洛阳,而去了该如何?他不知,他如何面对父亲?他不知,他只想见他最后一面。

临别之际,他见到床上面色苍白的父亲,不禁潸然泪下,不知如何挽留。父亲握住他的手:“迁儿,莫哭,常情罢了……吾之先辈乃周朝太史,那是如何风光。然随朝代更替,家族日渐衰落,我辈不可继续如此,你也应担负起大任来。我死是天意,日后你便是太史,记得延续史书著作,莫要中断了历史……”他低着头,眼睛闪烁着泪花,缓缓道出一句,“我知道”,眼神无比坚定,比当初的梦想多了几分决心。

锣鼓声声,新官上任,终日勤勤恳恳,尽自己分内之事。此外,便于藏书阁阅览文书。也开始了父亲的遗著……

边塞之地,空中乌云遍布,地上横尸万马。只见一人走出军营,独自前去,而部下分分逃窜,“我们投降”。

一时间,李陵被万人唾弃,文武百官尽是谩骂,而他站在一隅,静静地注视着。“太史令,你如何看待此事”,武帝问道。他淡然地说道:“李陵于母孝顺,于士卒讲情义,于国家尽忠情。今日他一次战败,那些为保全身家性命的臣下便攻其一点而不计其余,着实令人痛心!他虽身陷重围而战败,但他杀死杀伤敌人的战绩也足以传扬天下。他之所以不死,是想立功赎罪以报效朝廷。”

武帝疑司马迁想诋毁贰师将军为李陵说情,最终处以腐刑。

夕阳下,他忆起父亲离别前的嘱托,“莫要中断历史”。他弯下佝偻的身子,痛声说道“我选择生”。那一刻,他遵从了内心的声音,他只想继续身上的使命,他从未屈服,只是更加坚定地握着手中的笔,书写着……

世间险恶,不敌人心猜忌。新生里,他充满着欲望,亦充满着绝望。“祸莫憯于欲利,悲莫痛于伤心,行莫丑于辱先,而诟莫大于宫刑。刑余之人无所比数非一世也。”既是如此,历千辛万苦,求死时重于泰山。

他于书桌上久久不肯离开,与墨共舞,在一张张纸上留下历史的印记,从青丝至白发,从未停歇。

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辗转数十载,终是完成了父亲遗愿,也完成了自己的梦想。夕阳下,他倚靠栏杆,望着天边红霞,好美,好美。他缓缓向前走去,不知去往何处,或许是故乡……那个曾经最美的地方。

忆往昔,他还是少年模样,他还在田野间奔走,在月下吟诗,于山间赏月。不知不觉,多久了?执笔数十载,该歇歇了。他开始游于山川,赏遍万千风景,隐居山野,悠闲自在。

这样的生活,很美,很简单,如白纸,澄澈,纯洁,透明。

光阴荏苒,数月过后,他躺在床上,细数一生的光景,回想过往,死有何惧,史作已成,历史永不会磨灭。临别时手中还拽着曾写过的手稿,那是他的一生。挥了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,留下历史的痕迹。

风吹过,片片余晖洒下,与湖光山色交相辉映,俨然是一片美景。岁月静好……

他是司马迁,儿时他活在父母的臂膀之下,享受人生中短暂的欢乐;中年时他独自担起大任,忍受宫刑之苦,仍立志完成著作;暮年时,死而无憾。

在历史长河中,依然能看到那样一个人,在阴暗的角落,执一笔疾书,挺直着身躯,从青丝至白发,不曾停歇……

他与墨共舞,书千古华文。留下“史家之绝唱”,流过慢慢长河……经过岁月的洗礼,经历时光的消磨,只见在不尽苍穹里点点荧星闪烁,留下最美的光辉。

(审稿人:高偲偲)
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常青花园学府南路68号 邮编:430023 联系电话:027-83922889 027-83955679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